独家专访 | MSC地中海邮轮中国区总裁黄瑞玲:全球邮轮市场正快速复苏 持续向好

伍远英 2021-08-27
邮轮旅游的重启之路。

历经漫长的沉寂期后,邮轮市场在2021年夏天加速回暖。

7月底,嘉年华集团宣布到2021年底恢复总运力65%的客轮运营;挪威邮轮公布到2022年4月将旗下28艘邮轮分阶段重新启航。MSC地中海邮轮8月初在美国重启运营,该公司全球舰队超过半数邮轮都已复航;皇家加勒比游邮轮全部船队将在2022年春天恢复航行。种种动作都表明,邮轮行业或已迎来复苏拐点。

疫情初期,“钻石公主号”聚集性感染事件曝光,各国相继发布“禁航令”,邮轮旅行一度降至冰点。根据国际邮轮协会公布的数据,2020年邮轮业载客量同比减少了80%。截至2020年5月,皇家加勒比、嘉年华邮轮、诺唯真邮轮的股价由1月的135.2美元、53.86美元、59.78美元暴跌至19.25美元、7.8美元和7.03美元。

收入暴跌,资金压力上升导致日本神户夜光邮轮、西班牙伯曼邮轮等多家邮轮企业破产,头部企业也被迫通过转卖邮轮,出售股票乃至降薪裁员等方式展开自救。

2020年8月,意大利率先放开禁令,MSC地中海邮轮旗下“MSC地中海鸿图号”成为主流邮轮公司中第一艘复航的邮轮,拉开了邮轮行业复航序幕。随着政策不断松动,欧洲成为邮轮业最快复苏的地区。

全球最大的邮轮市场北美地区跟随其后。2020年10月30日,美国疾控中心(CDC)取消“禁航令”,允许邮轮公司“分阶段复航”以恢复客运航程。今年4月,CDC再度宣布邮轮行业到2021年夏季中期可以恢复有限度的运营。

伴随政策解禁,加勒比海地区在夏季迎来复航高峰,皇家加勒比、嘉年华邮轮、诺唯真邮轮、MSC地中海邮轮先后宣布在该地区展开复航。5月,阿拉斯加旅游业恢复法(Alaska Tourism Restoration Act)签署,大型邮轮得以重返阿拉斯加。

北美和欧洲是世界邮轮航线最集中的地区,占全球总航线的70%以上。两大市场的复苏,给邮轮企业和资本市场注入了信心,邮轮企业股价相继回升至中点。

8月,MSC地中海邮轮迎来复航一周年。近期,MSC地中海邮轮中国区总裁黄瑞玲接受了执惠独家专访,以此为契机,我们试图探究以下几个问题:

1、从全面冰封、艰难重启,到稳步复苏,邮轮行业做出了哪些努力?

2、疫情阴影仍在,市场不断变化,邮轮旅游如何应对?

3、国际邮轮重启中国市场运营,还欠缺哪些条件?

MSC地中海邮轮中国区总裁 黄瑞玲

以下为访谈实录

执惠:2020年8月,MSC地中海邮轮启动了复航,2021年以来复航速度不断加快。近期各大国际邮轮巨头相继公布全面复航时间。在您看来,邮轮市场能够复航有哪些原因?

黄瑞玲:我理解的邮轮市场复航有这样几个原因:第一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旅行政策允许邮轮运营。比方说在最初的时候,第一个复航的国家是意大利,当地的旅行政策允许邮轮在意大利的港口进行运营和停靠。这是前提条件,也是邮轮可以开启和恢复的第一个大前提。

政府其实不会轻易同意复航,因为之前大家对邮轮的负面印象还在,在对行业了解有限的情况之下,还能够同意复航,邮轮公司是做了大量工作的。经过这些沟通,政府认为邮轮公司防疫的措施是到位的、是可以确保安全的。有一套防疫的安全规程,是邮轮能够复航的第二个原因。

第三个原因在于当地的市场和消费者,他们在疫后还能够接受并选择邮轮旅游作为度假方式。

MSC地中海邮轮全面执行严格的卫生防疫措施

执惠:从地区来看,不同地区的复航形势有没有不同?哪些区域的市场复苏最为显著?

黄瑞玲:有很大的不同。全球最主要的邮轮市场有这样几个,最大的市场是在北美加勒比,第二大市场是地中海、北欧这些欧洲市场,第三大市场是亚太市场。

现在看来,复苏走在最前面的是欧洲市场。我们是在2020年3月全部停止运营的,2020年8月,时隔半年不到就已经开始复航。基于我们的努力,包括当地市场的准备,使欧洲成为率先恢复的区域。

目前恢复的比例和状态也是相对来讲比较好的。有几个因素可以评价恢复的好坏,一个是航线,是常规的七晚的有目的地的航线,跟原来的邮轮体验差不多。欧洲最初是意大利的国内邮轮线,后来西班牙、法国、德国、北欧、马耳他等国家和地区都已经恢复邮轮港口的开放。所以现在欧洲地中海和北欧运行的邮轮航线跟疫情之前的线路差不多。从航线产品线路上来讲,欧洲是恢复得最好的。我们在西地中海、东地中海、北欧、波罗的海和英国的航线都已经恢复了运营。

第二就是复航时间。欧洲是复航时间最长的区域,已经复航了一整年。从复航的邮轮数量来看,相信到现在为止欧洲应该是最多的。光我们一家公司在欧洲地区就复航了8条邮轮,相当于船队数量的一半。除了我们之外,其他友商在欧洲开的船都是最多的。

第二大市场是北美市场。今年暑期开始逐步恢复运营,恢复的时间比较短,但北美毕竟是全球最大的邮轮市场,体量大,所以进入7月开始集中复航。我们看到北美发展的势头还是非常好、非常快的,航线也很多样。有原来7晚的长航线;也有受疫情影响、消费者需求变化产生的3晚、4晚的短航线;甚至有只停靠私属岛屿的航线,像海洋礁MSC海洋保护区。北美市场在疫后航线更多样化,复航的船只会非常集中地一条接着一条开起来。北美市场应该也是紧接着欧洲市场之后飞速在复苏的一个市场。

第三个其实是亚洲市场。我们看到在一些小的区域市场,比如说新加坡、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都有一定程度复苏。复航船只的数量不多,像新加坡和香港是以无目的地游为主,没有靠目的地,只是公海游,只允许本国或者本地区的居民上船;台湾也是只允许本地居民坐环岛线,前段时间疫情影响以后又停了;日本本土品牌也在做一些国内游航线,但也是开开停停。亚洲的区域市场都有一些小范围的复航尝试,做的都是本地游或者是无目的地游。

跟美国和欧洲比起来,亚洲市场一个是航线线路没那么丰富;第二是复航的船只数量非常少;第三就是整个市场规模都是较小的局部市场,国际邮轮航线的恢复还没有形成。

执惠:在全球防疫背景下,MSC地中海做了哪些准备工作来保障游客安全?

黄瑞玲:MSC召集了一众国际知名公共卫生专家组成“蓝丝带”新冠专家组,专家组的帮助下制定了疫后复航的安全规程,这个规程根据防疫形势、病毒变化情况和疫苗接种情况一直在更新。

MSC健康安全规程亮点可以总结为六个“100”:

行前和行程中对宾客和船员进行100%新冠病毒检测;

100%完善应急预案,包括成立船岸联动应急工作组,在母港和目的地城市设置岸上指定隔离点,为宾客购买邮轮旅行新冠保险等;另外,不仅船上医疗中心24小时全天候服务,一旦发现确诊或疑似病例,船上立即启动分为红、黄、绿三个区域的感染区,减少传播风险;

升级邮轮上的清洁消毒措施,并增设100处洗手装置;

空调开启100%全新风模式,要求全员佩戴口罩并确保船上安全社交距离;

官方组织岸上观光活动,岸上观光将100%执行和船上同样高标准的卫生防疫措施;

利用行业领先的智能科技,对疑似病例及其密切接触者进行100%定位追踪。

MSC地中海邮轮全面执行严格的卫生防疫措施

执惠:目前MSC地中海邮轮旗下邮轮复航的比例是多少?游客规模、营收利润有什么变化?

黄瑞玲:我们一共有19条船,现在已经在开的是10条船,下个月会增加一条美国航线,到时会有11条船复航。

游客量和收入都是一个缓慢的提升过程。初期大家都在观望是不是安全要再等等;有的人担心邮轮加了那么多安全措施,上去之后还好不好玩,所以其实有一个市场和消费者被教育的过程。

初期的确是很困难,疫情也反反复复,特别是去年冬天欧洲疫情反扑。但是经过这一年的努力,我们看到的趋势整体还是非常向好的。今年夏季的恢复比较让人满意,上座率和票价也不错。恢复最好的是英国市场,船票的价格非常高,而且一票难求,大概卖到两百多欧一晚。

执惠:此前皇家加勒比等邮轮公司复航后,出现乘客检测阳性的情况,是否说明目前邮轮采取的防疫措施仍存在漏洞?疫情的反复对于邮轮复航会产生多大影响?

黄瑞玲:国外所谓的疫情是看每10万人中的新增感染人数,根据人数来区分疫情风险区,然后决定旅行政策是完全封锁,还是允许本国之内,还是允许跨国。各种餐饮娱乐和经营活动也是根据感染人群的比例来进行调整的。

对中国来讲当然有一个病例都很可怕,这是我们的标准。但在美国很多地方,可能一天就有几万个甚至10万个确诊病例。船上发生5到10个确诊,对当地市场来讲,可能不是一件太严重的事情。只要能够及时处理,检测出来后隔离好,下船以后送到相关治疗机构,这就不能成为邮轮不安全的依据或者是证明。

我觉得其实大家也要探讨怎么来界定邮轮是否安全,邮轮复航以后,发现了一个或几个病例,就等于不安全了吗?还是说在同等情况下,这件事情放在岸上是不会发生的,只有放在船上,因为船的管理不善,造成了散发性、聚集性感染,才能说邮轮是有问题的。在岸上旅行,坐飞机住酒店不需要测核酸,但并不意味着病例不存在。

实际上,邮轮上的防控是做的最彻底的。MSC的消毒比所有的酒店、其他公共交通工具更加彻底,公共区域每个小时做一次消毒,每晚客人休息后,船员对邮轮进行深度清洁和静电喷杀。船上有100多处新增洗手设施,餐厅、剧场设置了红外测温仪,上船第三天全船做核酸检测,如果检测出来,半小时之内能够识别密切接触者,送往负压隔离病房进行隔离。此外,现在我们所有的房间都是新风空调,疫情初期基本都是卖的阳台房,可以开窗通风。

我觉得还是初期的一些负面事件造成了误解。但仔细来看,其实是当时大家都对疫情不了解,从政府、船公司、民众、医院,都缺乏一个好的认知,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协调。船是外国旗的船,上面的居民是日本居民,当中谁该管什么,这些人怎么下船怎么处理都不知道,更多的是管理和协调上的问题,而不是说邮轮本身的问题。

执惠:疫情之后的邮轮市场发生了哪些变化?在供给端和需求端分别有哪些表现?

黄瑞玲:首先大家对安全性要求更高了。是否安全是疫后消费者选择邮轮产品的一个很大的考量点。

第二是疫后以后大家对预定的灵活性是要求更高了。因为随时可能出现新变化,所以会要求政策更加灵活,以应对疫情影响,这个是大家一个共同的诉求。

第三是针对邮轮来讲,我们在中国市场做过一些调研,原来可能有的人喜欢长途航线,但现在可以看到对短途的航线需求会更大。

第四是聚集性,游客可能会不希望参与人多的活动,我们看到买内舱买海景的人就会少,大家更愿意选择高等级的房间,比如能够开窗的阳台房、游艇会套房等等。

执惠:此前交通部发文支持海南试点邮轮无目的地航线,上海、青岛等地也表示在积极争取无目的地海上游航线试点。对于中国邮轮市场的重启,MSC地中海有何应对策略?

黄瑞玲:我们非常积极地在跟中央政府和各地区政府沟通,主要是在防疫和政策两方面。

MSC作为疫后第一家复航的主流邮轮公司,已经有了一年经验,业务整体越来越好,船也越开越多,这是得益于一套好的防疫规程,包括怎么做筛查,怎么做隔离,如果有问题怎么做追踪,后续怎么样做应急预案等等。这些防疫的经验和做法,从去年开始,我们一直跟包括国家卫建委、交通部、文旅部、上海市政府在内的政府部门积极沟通,也表达了国际邮轮公司现在是有信心来做好疫后安全复航的愿望,一直在积极努力地争取。

第二个分享的是海外各个市场复航其实都是比疫前做了很多政策突破。我们知道很多国家都有双边海运协定,沿海运输一般来讲只开放给自己国家的船队来运营。包括疫情前美国本土出发到夏威夷的航线,只开放给美国国旗船,不开放给美资方便旗。

疫情之后,我们可以发现好几个国家政府对这条规定做了调整。首先是意大利,率先对方便旗的船开展意大利沿海航线、国内航线进行了放宽,所以最初我们的航线是意大利国内航线。美国前段时间也有政策,允许方便旗的船运营阿拉斯加航线。以前阿拉斯加航线中途要挂靠加拿大,变成国际航线,但现在加拿大还没有解禁,阿拉斯加航线就变成了美国国内航线。美国政府为了鼓励阿拉斯加航线能够开起来,特地颁布法令,允许方便旗的船运营阿拉斯加航线。

再看周边的例子,新加坡、中国台湾、中国香港都允许方便旗的船做境内或无目的地航线。疫后各个国家在政策上做了很多调整,我们也把这些信息及时跟中国各级政府做了沟通和报告,为政府决策提供参考。

在现有政策下,我们没有被允许可以立即参与无目的地游航线运营,但我们也希望在国际航线开放之前,政府能够允许中外资都参与无目的地航线,让邮轮产品的供应能够更加丰富。同时,我们也在看有没有机会跟中资企业合作,这些都在探讨,目前还都在努力中。

执惠:疫情背景下,跨境游冰封,中国国内游有了更多发展机会。在您看来,中国本土邮轮市场有哪些发展机遇?

黄瑞玲:其实我们也很期待海南无目的地游能够先开起来。邮轮产品特别是国际邮轮公司,提供的是国际化的体验。MSC是欧洲船,船上的布景和餐饮娱乐,都是欧洲风格,而客人又来自国内,风险可控,这是一个很好的内外循环的结合。所以我们觉得如果说无目的地游能够开起来的话,应该会是对现在国内旅游的一个很好的产品补充。

从船公司运营角度来讲,邮轮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和载体。我们现在在把中国文化元素放到船上,比如把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搬上船,在餐饮服务体验上,也做了适应中国游客的升级和改造。还有很多同行,比如携程、同程这些OTA要做产品差异化,把苏州评弹、京剧和航海夏令营搬上船。只要你想得出idea,船能够提供载体和平台,让你来做设计。从这个优点来说,也不是任何一家酒店有能力提供的,这是邮轮优于单体酒店度假的原生优势。

MSC地中海华彩号上标志性的华彩大道

执惠:MSC地中海邮轮未来有哪些新的计划?

黄瑞玲:2022年,18万吨的华彩号和17万吨的荣耀号会一起布局到中国市场开辟母港业务。这也是第一家国际邮轮公司在中国市场同时布局两条旗舰邮轮,所以我们团队也非常期待明年。如果两条旗舰邮轮能够如期来到中国,相信不管是开海上无目的地游,还是开正常的国际航线,都会为中国的度假游市场提供非常好的产品。

2022年我们还会做很多社媒平台的入驻,包括抖音、快手等。疫情期间,我们练了不少内功,包括自动化预订,跟用户沟通,以及做分销的能力,更加符合社交电商时代需求。MSC运营了自己的全球购平台,开了直播,团队都在一边摸索,一边在努力提升自己,来适应疫后消费者行为习惯的改变,提升运营能力。

MSC 跨境游 邮轮业

你可能感兴趣

微信好友

微信朋友圈

新浪微博